北京[切換]

維權無小事,只要不放棄!——律師自己的維權經理

2017/4/19 13:11:24 查看:77次 來源:王春雪刑事

  維權從身邊小事做起

  前幾天,遇到一件煩心事。小區的停車位總被陌生車占用,門禁有時偏偏還放行,導致總要投訴解決。一天老公下班回家,發現車位又被占了,向物業反映后,保安記住了車牌號。由于該車沒有小區出入卡,當時進來時保安記錄了車牌號及住宅號。老公反映后,保安給預留的電話打過去,沒人接。第二天晚上11點多回家,該車沒有挪位置,或者是根本就沒啟動也有可能。氣不過的老公,把自家車停在該車距離較近的位置,有堵車的意思,但是車主也能把車倒出來。一早開車上班時,發現左側車門被劃了深深一道,明顯是用鑰匙劃的,露了底漆。

  上午在單位辦公時,接到老公電話跟我描述這件事。非常生氣,占了我家車位,還劃我家的車,簡直欺負人欺負到家了。下午回到小區之后,我要求調取停車場的監控錄像,描述了一下地理位置后,保安表示,那里的監控冬天凍壞了,一直沒修。在電子屏幕上,指著幾塊黑掉的監控圖像說,你看,黑了的全是壞的。正好壞的就有本能照到事發時的監控。我想調取一下小區門口的監控,看看該車的車牌號,老公只記得是紅色中華。但是保安說,他們無權調監控,而且也不會。大隊長發話了才可以幫忙,如果業主自己會擺弄的話。大隊長又得第二天八點上班,我可等不了。實在不行,報案吧,民警來了,他們肯定得調。保安意思也是,你報案,我們肯定配合警察。

  有事還得找警察叔叔。報案后,民警立刻趕來。跟我說,你反映車被劃了,我們要看下現場。我微微笑了一下,車,車還沒回來呢。民警差點跳腳,沒回來你報什么案,沒有車我們看什么。我表述了下我的意思,我說,我想看小區門口監控,確定下那車的車牌號,我有嫌疑人。但是保安不給我看,說你們來了可以給你們看。四個大老爺們估計也是雞毛蒜皮的事見多了,對我的說法沒有表示反駁,隨我來到了小區門口。保安見狀,把監控器的設備打開,說,調吧,隨便你們調,但是我們不會弄,你們想怎么整都行。幾個警察互相看一下,說,我們也不會調。我在心里翻了N個白眼,怎么警察還不會調監控呢。大家走出了保安室,意思是,你有嫌疑人,沒有監控也是白搭,也沒有證據證明是人劃的你車。我說我有合理懷疑,之前還好好的,他開走后,我家車就被劃了。警察說那也沒用,并問我,你報案不,報案,就跟我們去所里,不報也沒什么好辦法了,只能等人第二天上班給你調了。我當然報啊,去趟派出所也不費我什么事,我可不能就這個算了。即使那人不承認,我也得讓警察找找他,不能讓他消停。

  當時已經是晚上7點多了,值班的小警察給我做筆錄,看著很年輕,像是剛畢業不久。說話倒挺硬氣,感覺你這事也是石沉大海,簡直白費我功夫。我說你們給我立案不,他說,立啊,你來我們就給立案。邊做筆錄便跟他嘮嗑,他的態度有所緩和,特別是在我表明律師身份之后。我們最終達成一致意見,查出車牌號。我想到,家里車有行車記錄儀啊,有可能錄到些什么也說不定呢。做完筆錄,要了一份《受案回執》,我已經做好起訴物業的準備了。

  回到家后,我跟老公說,行車記錄儀肯定能錄到他,他說,那玩意車滅火了它不出二十秒也關了。我簡直要抓狂,這都什么事啊!由于懷孕的關系,起夜后總是睡不著,翻來覆去,腦子里合計案子,合計亂八七糟的東西。合計來合計去,我合計到了行車記錄儀,我想不對啊,錄不到人,可是我車開到那車后面的時候肯定是錄到了車牌號的。真為自己的聰明感到自豪,大晚上的,又睡不著了。第二天跟老公一說,他拍腦門子直夸我智慧。問我怎么想到的,我說,我半夜睡不著想的。他表示深深的擔心,該不會是有什么心理疾病吧,半夜還合計這事,自己花錢修車也沒多錢,別這么鉆牛角尖。我堅決表示,一定不能就這么算了。否則我這大律師還怎么替別人維權!

  一早,我們來到保安室,大隊長也被喊了過來。他表示,你們想看門口的監控好查車牌號,但是監控設備老舊,不是高清的,根本錄不清車牌號。他找了很多鏡頭做比較,車離鏡頭最近的監控也看不清車牌號。我心理直搗鼓,這都什么跟什么啊!

  老公只隱約記得幾個數字,因為那車已經占了兩天了。后來嘮著嘮著,老公說,我之前反映過車位被占,后來你們說電話沒打通。保安隨手拿出了《安保部崗位值班記錄》,最上面清楚的寫著老公投訴的車牌號,在下面,也清楚地寫著由于沒有門禁卡,他進小區時,保安記了他的車牌號,住址樓號及聯系電話。真是皇天不負有心人,得來全不費功夫。然后我們驅車趕到派出所,把這些信息都告訴了警察。看來亮出律師身份是明智的選擇,這下所有人都知道昨晚來報案的是律師了,而且副所長非常熱心,告訴我,你放心,事交給我們,肯定給你解決好。互相留了電話后,我們便上班了。

  快中午時,副所來電,說那人來派出所了。承認車是他倒車刮的,并不是惡意劃的。我挺生氣,劃痕明顯不是兩車刮蹭造成的。他說,人承認也是一件好事,具體怎么弄的也說不清了,具體是走保險還是私了解決等見面再談。并說他是某某行政執法局的,看來到哪還真得亮亮自己身份吶,這招算是會了。這下兇手算是找到了。等再約定見面時,老公去的,他的意思是這不可能是刮蹭造成的,警察的意思是怎么造成的已經不重要了,對方同意賠就可以。老公提出了私了的數額,對方表示太高了,還是走保險吧。老公也不好說什么了,再說就顯得訛人了。再后來,倆人到定點的保險公司之后,工作人員一看,根本不可能是刮蹭,人說,哥們,你教教我,怎么刮的能刮這么深,保險公司賠不了。看來還是私了解決嘛,這一天天的竟鬧!那人的意思是我給你找維修的,肯定看不出來,老公的意思是,我這是新車,肯定是要去4S店修。等修好之后,拿票再找他要錢吧。

  本來看似沒有任何頭緒的一件事,反而笨笨磕磕的解決了。當然,警察出了不少力,他們根本沒說沒有監控這回事,估計再加上那一身氣派的制服,那人肯定也是心虛了,才承認。


關于我們|業務介紹|加入律圖|幫助中心|網站地圖|意見反饋 >>

Copyright?2004-2020 成都六四三六五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蜀ICP備15018055號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川B2-20160341)

含羞草app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