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sew64"><strong id="sew64"></strong></sup><legend id="sew64"><tt id="sew64"></tt></legend>
  • <s id="sew64"><tt id="sew64"></tt></s>
  • <input id="sew64"><tt id="sew64"></tt></input>
  • 北京[切換]

    夫妻關系存續期間的債務承擔問題研究案例之三

    2017/5/16 8:17:29 查看:49次 來源:柳基偉

      夫妻關系存續期間的債務承擔問題研究案例之三

      研究人:山東天錦律師事務所 柳基偉律師

      案例:

      于某、柏某于2000年9月26日登記結婚,于2014年12月19日協議離婚,雙方在離婚協議書中約定所有債務由于某償還。從2011年起至2012年楊某向于某供應石材,先后在奧龍觀邸、天力集團及其他工地供應石材,供貨后,于某一直不予對賬,經楊某多次催要,于某在2014年11月17日出具對賬明細單一份,確認欠石材款合計291197元,并承諾馬上付款。以上款項經楊某多次索要,而于某不予支付,現訴至法院,請求判令于某、柏某給付欠款共計291197元及利息。

      一審法院認定:雖然于某、柏某于2014年12月19日協議離婚,但涉案款項形成在夫妻關系存續期間,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二十四條:“債權人就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夫妻一方以個人名義所負債務主張權利的,應當按夫妻共同債務處理。但夫妻一方能夠證明債權人與債務人明確約定為個人債務,或者能夠證明屬于婚姻法第十九條第三款規定情形的除外”之規定,本案中,雖于某、柏某提交的離婚協議書顯示于某、柏某約定了全部債務由于某承擔,但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八條的規定,該約定只對于某、柏某具有法律約束力,在柏某未提交證據證明對涉案款項楊某與于某明確約定為個人債務,亦未提交證據證明涉案款項屬于婚姻法第十九條第三款規定情形的情況下,原審法院對涉案款項按夫妻共同債務處理。于某、柏某對涉案本金、利息均負有共同清償的義務。最終判定于某、柏某于判決生效之日起10日內償還楊某上述貨款。

      柏某不服原審判決提出上訴,二審最終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案件爭議焦點:

      一、本案是否已經超過訴訟時效?

      二、本案債務是否屬于夫妻共同債務?

      柳基偉律師意見:

      一、對于某2011年、2012年的貨款已過訴訟時效的主張。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事案件適用訴訟時效制度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二十二條的規定,訴訟時效期間屆滿,當事人一方向對方當事人作出同意履行義務的意思表示或者自愿履行義務后,又以訴訟時效期間屆滿為由進行抗辯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2014年11月17日,楊某作為供貨方、于某作為認證方,雙方簽署對賬明細單確認合計未付款291197元。上述楊某和于某對債權債務的確認行為,構成于某對債務的重新確認,即系作出同意履行義務的意思表示,于某以已過訴訟時效為由進行抗辯,理由不足,不予支持。

      二、柏某提供的證據無法證明與于某所負債務存在關聯性,且于某所負債務時間在于某與柏某婚姻存續期間,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第二十四條的規定應按于某與柏某夫妻共同債務處理,故柏某應當對上述債務承擔共同還款責任。


    關于我們| 業務介紹| 加入律圖| 幫助中心| 網站地圖| 意見反饋| 不良信息舉報 >>

    Copyright?2004-2020 成都律圖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蜀ICP備15018055號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川B2-20160341)

    含羞草app视频在线观看